高速卷帘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高速卷帘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贫困女童遗失4万元人工耳蜗外机全城寻耳

发布时间:2020-07-13 19:42:54 阅读: 来源:高速卷帘门厂家

人工耳蜗外机价值4万元左右,小艺宁因家境贫困没钱再买新的一枚小小的人工耳蜗,能让孩子听到这个世界,但它却走丢了。”  3岁的小艺宁,是个听障孩子,一年前接受国家贫困聋儿资助项目,通过手术植入了人工耳蜗。

丢失耳蜗的艺宁,在出租房内很不开心。

艺宁的耳蜗体外机

人工耳蜗外机价值4万元左右,小艺宁因家境贫困没钱再买新的

一枚小小的人工耳蜗,能让孩子听到这个世界,但它却走丢了。

6月29日晚,来自雅安名山的小艺宁,在温江永宁镇丢了这枚“小耳朵”。这位去年5月才把耳朵“叫醒”的3岁孩童,又重回“无声的世界”。“以前叫艺宁,她会转过头看你,现在叫艺宁,她一动也不动。”妈妈岑燕能捕捉到女儿微妙的变化。

傍晚到深夜,凌晨到上午,当晚途经的八一路,不知道经历过多少次“拉网式搜索”,但直到6月30日上午,也只找到了米老鼠套子,耳蜗不见了。“丢失的是体外机,重新买要4万块。”岑燕说,家境贫困的他们,无法负担这笔费用。“我要带艺宁,没办法工作,爷爷、奶奶,我和两个女儿,都靠艺宁爸爸一个人养活。”

丢了耳蜗妈妈心急女儿重返“无声世界”

29日晚上8点30分左右,抱女儿太久感觉累了的岑燕,把女儿放下时,发现耳蜗不见了。“一下子心就揪起来了。”

3岁的小艺宁,是个听障孩子,一年前接受国家贫困聋儿资助项目,通过手术植入了人工耳蜗。“经过近一年恢复学习,艺宁已经会说100多个词语,包括爸爸、妈妈、骆驼、蚂蚁等等,3个字以上的还不会说。”在岑燕的回忆中,2岁多才“听到世界”的艺宁,终于告别了曾经“无声的世界”。她没想到,人工耳蜗体外机的丢失,让孩子不得不重回寂静。

“家里出了点意外,昨天(29日),我才带艺宁回温江。”由于植入人工耳蜗后,需要语言恢复练习,岑燕一直带着女儿住在位于永宁镇隆胜街的出租屋,这里,还住着其他听障孩童和家长。“他们准备去葵花基地耍,我本来已经累了,但是艺宁想去。”在她眼里,女儿特别喜欢同龄人。“看到小孩子,不管认不认识,艺宁就会扑上去,希望能和小朋友一起玩。”但小艺宁却常常被拒绝,“这次回雅安,就有小朋友说,你话都不会说,我不愿意和你耍,她自己就走开了。听障孩子们愿意一起玩儿,不会拒绝她,我们这次雅安回得久,她太孤单了,我想让她跟小朋友玩会儿。”

29日晚8点左右,7位家长带着玩累了的孩子们回家。“艺宁喜欢模仿,看到小朋友抱着、背着、骑在肩上,她都要学,我抱太久了,实在抱不动了,就把她放下来走,结果一看,耳蜗不见了。”岑燕说,女儿当天把体外机夹在肩膀上,“抱在怀里时,她喜欢动来动去,我有时抱不动了,还得使劲往上抱,没意识到耳蜗不见了。”

经过的路找了3回只找到了米老鼠布套

耳蜗去哪儿了?“我们没有手电筒,就用手机打光,从葵花基地回来的八一路找到古峰路,树底下、草坪里,甚至垃圾筒,连续找了3回,一直到晚上11点过,依然一无所获。”为了让孩子休息,家长们带孩子回了家。

“我们陪她看了照片,拍照时,艺宁的体外机还在耳朵上,肯定是回家的路上丢的。”蒋女士是岑燕邻居,孩子2岁多,也是听障孩童。“我们都是家庭贫困,通过国家项目才做的人工耳蜗手术,不然几十万的费用,我们根本无法承担。艺宁妈妈的着急,我们全都能理解。如果发生在我身上,我肯定也懵了。”

30日凌晨5点,岑燕和家长们,重新拿着手电筒出发,把从葵花基地到家的几条路,来回筛选了几遍。“在八一路人行道一棵树下,有个家长突然抬头告诉艺宁妈妈,耳蜗找到了。我当时心头一块大石头突然就落下了,从昨晚(29日)开始,我没有一秒钟合过眼。”蒋女士说,但他们只是空欢喜一场,米老鼠布套里并没有体外机的影子。“应该是有人捡到了,套子摘下来之后,体外机带走了。”

心急如焚的岑燕迅速打印了600份寻物启事,和其他家长们一起分发,希望能找到丢失的耳蜗。“我找了派出所,还找了街道办事处,无论是葵花基地还是街道清洁工,我都一个个问了一遍,但都没有结果。”

与此同时,几名有心的医护人员,图文写出了艺宁找“耳朵”的故事,发布在个人微博、微信上,向圈内朋友求助,请小伙伴发挥资源寻找“小耳朵”,并辗转几次把该消息@给华西都市报,“希望华西都市报能帮忙说一下,让更多人知道,也发动更多人帮小艺宁找耳蜗。”

丢失的外机值4万家境贫困没钱买新的

如果人工耳蜗走丢了,小艺宁还能听到世界吗?岑燕说,丢失的体外机,重新买要4万块,这笔钱对于这个贫穷的家庭而言,可谓是雪上加霜。“听障孩子康复,需要有一个家长常年陪伴,我没办法工作,家中还有爷爷、奶奶,还有15岁的大女儿,一家5口人,都靠艺宁爸爸一个人养活。”

在永宁镇租住的单间里,岑燕吐露了这次回雅安的缘由。“我们本来都是农民,艺宁爸爸种了两三亩茶叶,最近不用管茶了,为了家里的费用,他在建筑工地做小工。这一次在修路铺石头时,用手捡车轮下的石头,却被滚下来的石头砸伤,右手大拇指指甲砸碎了,我走的时候,手还红肿得很高。”她的声音有些哽咽,“屋头没得钱了,他找人借了,才凑了2500元给我,下个月还不知道中医治疗皮肤病怎么办。”

对这个家庭而言,艺宁需要的花销并不少。温江的出租屋是一个单间,每个月要花400元。“重头是艺宁的康复学习,每周一到周五都要上课,集体课18块,单独上80块,每个月差不多要花2000块左右。加上房租水电,我们虽然在开销上省了又省,想花到3000块以下也不容易。”

虽然如此,但岑燕仍愿意为女儿一直付出。“都说十聋九哑,如果艺宁没有耳蜗,她就不会说话,她这样一辈子就毁了,我希望她能选择自己的人生。”而被其他家长称赞的艺宁,也一直是她的骄傲,“艺宁上课从没有哭闹过,一直非常乖,她喜欢音乐和画画,特别是欢快的音乐,大妈们跳广场舞的时候,她会跟着小苹果音乐一起跳。”

在岑燕的记忆里,去年7月是难忘的。“她5月14日动手术,6月16日听到声音,从开始学动物叫声开口,到舌操,到慢慢学说字、词。爸爸在雅安工作,看不到她,我就一直拿着手机屏幕,指着照片说爸爸、爸爸,艺宁也不说话,只是看我嘴巴怎么动。我们7月底回雅安时,看到她爸爸,她看着我手机屏幕照片,又看一眼她爸爸本人,喊了一声‘爸爸’,她爸爸一把抱紧她,眼眶马上红了。”

专科医生:人工耳蜗外机价格贵但对他人没价值

发生在艺宁身上的事也把爱心人士的聚焦点拉到了另一个问题上,什么是人工耳蜗,怎么会掉?

华西都市报记者从四川省康复医院了解到,人工耳蜗其实是一种电子装置,由体外语言处理器把声音转换为一定编码形式的电信号,通过植入体内的电极系统直接刺激听神经来恢复或者提高聋人的听觉功能。除了植兰州治疗银屑病的医院入人体内的耳内机外,完整的一套人工耳蜗设备还包括一个耳外机。

“外机佩戴在身上,对孩子而言不算小。”向记者介绍情况的专科医生表示,像艺宁这样丢失外机的案例她接触过不少。“毕竟不是生在身上的,遗失是难免的。”记者也了解到,去年6月,眉山市仁寿县村民叶梅1岁7个月大的女儿也曾掉过人工耳蜗外机,同样是装在粉红色发箍里丢失的。去年9月,南京的一名男童也不慎丢失了人工耳蜗外机。

这个外机对艺宁来说意味着什么?医生解释,艺宁的人工耳蜗整套价格超过20万元,丢失的外机价值约4万元。“丢失的外机必须和已植入脑内的装置配合才能发挥作用,所以对正常人或其他失聪者来说,外机没有任何价值。”不过,对于艺宁来说,这个人工耳蜗外机就很重要了,一来是耽误艺宁错过康复训练的最佳时期,二来是她的家庭难以承受重新配一个人工耳蜗外机的高昂费用。

爱心接力/

寻找“小耳朵”我们都来帮帮她

目前,艺宁的家人正心急如焚,盼望着早日找到这枚走丢的人工耳蜗。艺宁的妈妈岑燕说,丢失耳蜗的地点应该在从温江葵花基地回来的八一路附近。如果,好心的您帮艺宁找到了“小耳朵”,或者您愿意为这个贫困的家庭献出一份爱心,都请与华西传媒呼叫中心028-96111联系。

华西都市报记者张路延李媛莉 (岑燕供图)

 

密山工服制作

四川设计西装

福州订制西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