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速卷帘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高速卷帘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消息】容城走访录赚取微薄代工费的模式难长期维持下去

发布时间:2020-12-25 19:37:40 阅读: 来源:高速卷帘门厂家

自G18荣乌高速容城出口出去,往白洋淀大道交汇的路口,一座“北方服装名城”的大门赫然驻立,守在容城县主城区入城关口。入夜,整座城门在装饰灯光的照射下,闪耀着灼灼金光,如同服装产业给这个25万人口的县域带来的财富与荣誉。

澳森制衣是这里少有的几家上市公司之一。在谈到雄安新区的机遇时,这家公司的副总经理周艳宾说:“更多的企业过来后,在吸引工人方面工厂可能会面临更加激烈的竞争。”不过,这也可能带来机遇。“新区建立后如果能够带动设计人才来容城,对我们推进自有品牌还是会有很大的帮助。”

从70年代的“裤子大军”,到如今以代工业务为主,服装产业一直是容城最活跃的基因。经历了个人投资建厂、联合办厂到股份制企业、合资企业的形成,逐步发展成为县域特色支柱产业,容城也成为闻名全国的北方服装名城与服装出口基地,与浙江义乌、诸暨并称全国三大衬衫生产基地。

今天,这个经营了近四十年服装生意的县城迎来一个巨大的时代机遇。

现状

已经在新三板上市的澳森制衣是当地的明星企业,成立于2001年的澳森制衣就坐落在离县政府步行10分钟距离的奥威路奥森南大街1号。这里的车间占地一万多平方米,拥有员工800多人。其业务为成衣代加工,主要的客户包括利郎、探路者等知名品牌,并已经与上述品牌合作多年,每年光为探路者就要供货十几万件衣服。

在容城服装产业刚刚起步的70年代,其辖区内有近万人从事成品裤子制造。十年前的2006年,容城还被中国纺织工业协会和中国服装协会评定为“中国男装名城”和全国纺织产业集群试点。十年后,2017年,全县共有服装企业945家,年产各类服装4.5亿件(套),销售收入亿元以上企业12家。“在正式宣布被纳入‘雄安新区’前,当地人常以来自‘北方服装名城’介绍自己,”一位当地出租车司机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

经过近40年发展,服装产业成为了县域特色支柱产业。在政府官网,有专门的导航菜单通向服装产业。容城县政府在2017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这样描述服装产业:2016年,容城全县服装业完成产值256亿元,比2011年增长57.9%,年均增长9.6%。

被纳入雄安新区后,容城将会迎来发展良机,从普通民众到企业主,所有人都在这“千年大计”中思寻自己的坐标,服装产业也不例外。新区固然会吸引更多的资源,但在高科技企业入驻后,也让劳动密集型的服装代加工企业原本就面临的招工、品牌建设、创新等一系列的问题迫在眉睫。

容城一家服装厂负责人告诉经济观察报,用工成本的增加,原材料成本的增加,出口订单的减少等问题早就已经出现。如今国家制定了对雄安新区的规划,工厂希望能够与容城一起转型升级。

澳森制衣自2013年以来,每年都能取得营业利润,但数字却在逐年减少,其2016年年中报显示的营业利润为182.26万元,而在2015年同期,这个数字是321.98万元。

与澳森隔着一条辅路相对的,十多米之外还有一家工厂。从大楼外看,这家颇有欧式特色的大楼看起来美轮美奂,走进以后却发现早已人去楼空,连门卫处都已无人在岗。院子里曾经立着的“处理羽绒服”字样的牌子已经淹没在了荒草中。大门左手边办公楼上的门锁已经生锈,车间内除了灰尘与一些垃圾,已经没有其它物品。

容城附近的高碑店市白沟镇是周边比较大的服装集散地。但在这个以批发闻名的地方却难以找到来自容城的衬衣。“我们这里的货都是从南方来的。容城的衬衣以前卖的好,现在都讲究衬衣的版型和设计,容城的货在这块跟不上,”在白沟国际轻纺城内,一位批发商说。

在国际服装商贸城中,经济观察报记者只寻到一家以定制工服为主的衬衣批发商。在这幢商城里展示的,多是运动休闲T恤衫、牛仔裤、袜子。多家商铺里都挂着印着阿迪达斯、耐克等品牌标识的短袖T恤衫。不过在货源这个问题上,批发商们显得谨慎,并不愿意透露,再三追问之下也只以“南方”两字回应,一家店主在了解到有购买意向后才说是“广州”,紧接着就会反问“你问这个干什么?”,还有一家店主则直言“这里没有人会告诉你货源哪里来的。”“在‘裤子大军’的时代,消费者对服饰的要求比较低,不管什么颜色和款式都卖的出去,有时候一款服饰可以卖好几年,容城各个服装厂只管发货,不需要担心销售的问题。但现在越来越多的消费者想要通过服饰来表达个性,很多服装厂就被市场淘汰了。”周艳宾坦言。

等待

在新区规划中,“创新”、高端产业、科技产业才是主角。无论是从新区规划角度看,还是服装产业自身看,现行的赚取微薄代工费的模式都很难长期维持下去。

虽然容城的代加工模式培育出了两家挂牌新三板的上市公司,但很多体量小的厂家,甚至家庭式的小厂营生并不如意。

已经挂牌新三板的澳森制衣目前最棘手的是招工困难。周艳宾称,近年来容城的服装厂的员工主要来自附近地区,外地员工占比很少,“如果本地员工获得的拆迁款数额比较大,很可能会降低工作的动力”。

对于雄安新区产业发展的规划,京津冀协同发展专家咨询委员会组长、中国工程院主席团名誉主席徐匡迪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称,要增强新区的自我发展能力,重点是要紧跟世界发展潮流,有针对性地培育和发展科技创新企业,发展高端高新产业,积极吸纳和集聚创新要素资源,培育新动能,打造在全国具有重要意义的创新驱动发展新引擎。

周艳宾还担心雄安新区未来将进驻的企业还会分走一部分劳动力,尽管澳森制衣的薪酬水平已经高于县内其他行业,但依然面临留人的问题。雄安新区将会吸引高科技企业入驻,这些企业对当地人的吸引力将会远远大于劳动密集型企业。近日,包括中国联通、中国国电、中国铁建在内的多家央企均召开会议表态支持雄安新区建设。4月6日,中船重工明确提出迁企入河北,成为第一家迁入雄安的央企。“其实我们服装厂员工的收入水平会高于做营业员或者自己开店,但是现在的年轻人都不太愿意来服装厂干。如果以后有实力雄厚的国企入驻,并开始招聘,我比较担心对员工缺乏吸引力的服装厂会更难招到人。”周艳宾说。在澳森制衣与另一家新三板上市企业津海股份的车间,记者都能够看到一些闲置的工位。在距离澳森不远处的蓝领服饰门卫处贴着红纸写的招工启事,这家厂还需要若干名熟练的机工。“大厂在担心找人的问题,小厂正焦虑以后能不能开工了,”一位容城服装产业的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据悉,除了数十家分布在县城的规模较大的服装厂外,更多的服装厂分布在容城县下属的乡镇中。“小厂往往比大厂更加依赖地域优势,工人都是附近的,因为工厂离家近所以才去上班的。一旦这些厂搬迁之后,很容易失去这项优势。”

升级

在津海实业的车间,一派忙碌。车间里自动化的流水线正带着生产中的一件件西服从一个工人手中走向下一个工人手中。这样的自动化流水线,在津海实业已经运行了三年多时间。在A、B两个车间,一条生产线一天大约可以生产300件左右的成品,两个车间一天共生产一千五百件左右成品。“代加工和做自己的品牌。”津海实业称,目前在给欧洲的品牌做代工。在代工的同时,津海还希望能闯出自己的品牌。

正对津海公司大门的高楼上,挂着一个“泉镜花”品牌的字样。这个品牌是这家公司自己的西服品牌。除了泉镜花,津海还有澜豹这个品牌。津海一位负责办公室事务的工作人员说,前者的定位是大众品牌,后者是更高端一些的品牌。在零售终端,泉镜花一套的价格是600元左右。

据这位工作人员介绍,津海在渠道上面,已经有所突破,其除了经销商“拼盘”的方式与其它品牌一起销售,甚至还有了专营店,但其销售的区域尚未拓宽至全国,“主要是在北方”。

津海想要走的一条升级路径是西服定制。上述工作人员说,客户将尺码等提交给各个渠道的经销商或者公司,就可以定制了,当定制的订单足够多的时候,其实还可以批量化生产加个性化定制组合,这样成本和售价也会更低。

服装代加工产业的附加值低也是容城服装产业面临的问题之一。据津海的内部人士介绍,目前做一套西服的加工费是一百元上下,比做自己品牌的西服获得的利润要低得多,澳森制衣的工作人员介绍,代加工一件冲锋衣的费用同样在一百元上下。

容城的多数服装企业的现代化程度较低。据走访观察,多数企业均需要工人进行大量的手工操作才能完成成衣的制作。容城服装产业的瓶颈也同样出现在了下游的服装批发产业。

容城的几家服装企业的企业主都表达,企业一方面希望雄安新区的“千年大计”能给企业带来更多活力,尤其是破除人才困境,为起家自己的品牌做好设计人才的积淀,但是另一方面也在担心,作为劳动密集型的产业,如何与医药、电子、金融等高科技产业相拼,从而获得更多的人力,更多的支持资源。周艳宾说,“我们现在也有设计部门,但是人数还是比较少,设计人才都不太愿意到容城来。”

而在新区建立后,如果能够带动设计人才来容城,对企业推进自有品牌还是会有很大的帮助。

与服装产业“沾亲带故”的毛绒玩具产业也是容城及比邻地区的特色。从容城前往白沟的路上,分布着众多毛绒玩具厂及辅料等门店。如南八于村,大八于村都有好多家族小厂生产毛绒玩具。这些毛绒玩具大多因为靠近白沟,因此从白沟发往全国各地。

在白洋淀大道上的“中国服装名城容城精品展销大厅”出租招商还在继续,招商工作人员称,出租不受影响。

此外,与服装、毛绒玩具互生互利的还有发展起来的纸箱等包装产业。在路上还能看到不少物流线路的标识,如白沟到义乌,白沟到阜平等地。一路还有为数众多的汽修店。以这些相关产业为生的人们,也都入局这场“千年大计”,等待新的机遇。

西宁哪里能治疗扁平疣

杭州不孕不育医院

北京早泄去哪个医院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