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速卷帘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高速卷帘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春雨天下张锐的掌上医生

发布时间:2020-01-14 21:27:05 阅读: 来源:高速卷帘门厂家

“移动互联网是这十年以来最好的一个机会,再不出来就晚了,所以我觉得一定得出来。”带着放手一搏的信念,张锐于2011年离开网易。

张锐,春雨天下(简称“春雨”)创始人兼CEO;前《京华时报》新闻中心主任、前网易副总编辑。

“出来之后我们要做什么?有些不想做,有些不能做。”一番深思熟虑后,他将目标瞄准了移动健康领域。

定位“轻问诊”

张锐的父亲是医生,和父亲在一起生活时,常常看到他通过电话帮助亲友进行简单病症的诊断和用药指导。张锐意识到,问诊这个长期存在的市场需求一直未得到满足,智能手机的普及带来了用新技术满足旧需求的可能。

在春雨最早的创业团队中,CTO为互联网出身,曾柏毅曾供职于网易有道,COO李光辉为商业出身,之前任香港伽马集团中国区总经理。意识到缺少医学背景的支撑,张锐开始有意物色新的团队成员,并很快找到在协和医院做心血管内科医生的卢杰。医生出身的卢杰对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有浓厚的兴趣,与春雨核心成员一拍即合。2012年4月,卢杰在微博上宣布加入春雨,任职首席医疗官。

“身体不适问春雨。”春雨目前的定位是轻问诊,相比线下问诊的情形,轻问诊符合快节奏生活的要求。张锐引用中华医学总会一份报告的数据分析,都市人群当身体不适时,仅有4.8%的人选择到医院检查。其余95.2%的需求如何满足?“这一类的需求就是我们轻问诊的需求。我们把轻问诊的需求定义成不用去医院,你就可能得到知识和可执行意见的需求。”

“疑难杂症的诊断不是我们服务内容,及时准确的答疑解惑才是我们的服务重点。大多数问题这些三甲医院的医生都可以快速给出答案。” 医学上常将疼痛分为10级,春雨帮助患者进行1到6级的轻问诊行为,而对于疑难杂症的诊断,春雨则建议用户赴医院检查,加速更加有效的线下沟通。

春雨掌上医生的客户端分为症状自查和咨询医生两大模块,症状自查是通过既定规则帮助用户从原有数据库查询相关诊疗知识,咨询医生则是通过医生与患者在线互动,向用户提供医疗建议。春雨为寻求医疗健康咨询的用户节约了时间成本,也让医生在工作之余有机会得到更多的收入。随机抽取的结果显示,一名来自北京妇产医院的医生在下班后的三个小时内共回答了57个问题,向其提问和电话咨询的费用分别是12元和60元。“医生在我们这里一个月拿1万-2万很常见。”张锐透露。

没有商业模式,但有很多商业机会

移动健康应用领域有着广阔的想象空间。普华永道称,预计2017年移动医疗营收将达230亿美元,其中,内容与应用提供商将获得26亿美元的收入。但商业模式依然是困扰移动健康应用发展的巨大难题。普华永道的调研显示, 64%的医生和患者则认为移动医疗前景广阔,但几乎没有得到验证的商业模式。张锐说,春雨还没有商业模式,但是有很多商业机会。

互联网出身的张锐目前把做用户放在首要地位。“先把问答做起来,把数据给沉淀下来,以此找一些第三方来为这些问答买单。” 投资方则并不执意要求用户数量的爆发性增长。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副总裁丁海鹏表示:“一方面肯定用户量很重要,另外一方面要看你的产品影响用户背后的决策有多深。”

药厂是春雨的“潜在金主”。张锐通过调研发现,国际药厂30%-50%的成本是研发成本,剩余的成本中有一半都用在营销上,对于国内的药厂而言,则有70%-80%用在营销上。春雨的机会是,通过帮助药厂做医疗教育等方式,为药厂提供价值,同时为自己带来收益。

药店是又一个潜在的合作方。通过LBS功能向用户推送附近的药店和药品信息,或将用户导向网络药房,都是可选择的方式。除了药厂和药店,最有可能为医疗买单的是政府。“政府可以把我们作为一个示范基地,移动数字化医疗平台示范基地。”这是张锐的盼望。

春雨掌上医生于2011年11月上线,六个月内赢得215万下载量,日活跃用户5万,日问诊量600个,开设了妇科和儿科两个专业科室的在线问诊服务。到2012年11月,春雨掌上医生的装机量达到500万,日活跃用户30万,日问诊量则一跃超过3000个,在线科室数量则已经达到了12个。

成立仅一年的春雨已完成了两轮融资,它们的主投机构分别是蓝驰创投和贝塔斯曼亚洲基金。对张锐来说,每一轮融资都有其特定的功用:A轮融资之后主抓产品,B轮之后找到可复制、可拓展的商业模式,C轮之后将商业模式推广,借助投资方的资源“挖金子”。

名医汇

预约挂号平台怎么预约

网上挂号平台

专家预约挂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