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速卷帘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高速卷帘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皮草寒冬女装品牌

发布时间:2019-08-16 18:36:34 阅读: 来源:高速卷帘门厂家

前几年靠皮草生意赚得金盆满满的商人们,如今的日子似乎并不好过。

这个冬天,卖皮草的商家可能要“挨冻”了。据悉,今冬裘皮价格比去年同期普降20%。这就意味着,去年两万元上下的裘皮大衣,今年一万六七就能拿下。商家曾经引以为傲的库存成了他们难以言说的痛。业内人士认为,许多商家因为前几年的大好行情,因此一掷千金导致库存难销是皮草遭遇泡沫的重要原因。此外,随着保护动物组织的频繁呼吁,越来越多的消费者产生了抵制皮草的意识,因为时尚可以被很多其他东西代替,皮草不再是人们衣橱中不可或缺的东西。

泡沫破裂

“今年的日子很不好过,库存积了不少。”在海宁经营皮草生意的张全(化名)无奈地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

在海宁,像张全这样的商家比比皆是,曾被誉为“软黄金”的皮草,如今却成了烫手山芋。这几个月没地方出货使得皮草商相继上演着因库存压力难以为继而破产的戏码。

“你看到斜对面那家大门紧闭的店了吗,这家老板前不久破产了,和我关系还挺好的。前几年行情好的时候我们一起开始做皮草买卖,他比我有魄力,一下子砸了几千万进去,谁知道今年情况突变,之前的存货都没有销路。为了抵押银行贷款,他家已经陆续关了几家店和工厂,但还是资金周转不过来,最终还是破产了。”说到这,张全不禁唏嘘,似在为朋友惋惜,又像在为自己店铺的命运担忧着。

这样的情况在物业老板陈非(化名)的眼中却是可以预见的。如今年过50的陈非是海宁一幢商城的业主。他告诉记者,前几年,可以说是皮草生意的鼎盛时期。“那时候真叫卖得疯狂,之前做皮衣生意的商家也都眼红起那些皮草商家,开始做起皮草生意。我早知道,那么多人做同样的生意,过度的、不合常规的疯狂总是会停止的。而今年就是转折点。”

事实上,早在今年年初香港国际毛皮时装展览会上,业内就已经能感受到皮草市场的一丝凉意。

“年初的时候,香港的皮草拍卖会皮料下跌得很厉害。”张全说。的确,香港作为国内重要的高档进口皮料聚集地,其每年的拍卖情况一直是国内皮草行业的风向标,有专业皮草原料买手就在此次拍卖会后透露,从2013年12月起,皮毛原材料价格已经下降30%至40%。

而此前,在中国市场近几年强劲的需求下,养貂大国丹麦的毛皮出口量占到中国毛皮进口总量的1/3。全球最大的皮草拍卖行哥本哈根皮草拍卖会的价格也曾因中国买家的到来,貂皮均价一度涨到达到每条约600元人民币。曾几何时,在哥本哈根皮草拍卖行庞大的仓库里,空间极为紧张,貂皮现在塞满了所有房间。而中国商人占拍卖行600多名买家的半数以上。“我们不得不把餐厅按中国的不同地区分开,因为他们不想和对方坐在一起。我们不得不雇中国大厨帮我们做事。他们制作上千份点心,如猪耳朵和各种不同的特产。”哥本哈根皮草拍卖行新闻发言人尼娜·雅各布森这样表示,过去几年,在中国开业的新购物中心,全都销售皮草。如果以每家店每年需售出600件外套计算,每件外套需使用35张貂皮,这大约相当于丹麦年总产量的50%。

这一切也在今年发生转变。哥本哈根皮草拍卖行总裁托本·尼尔森认为,中国的皮草泡沫2014年开始破裂。从今年2月的拍卖季开始,哥本哈根拍卖会的貂皮价格更是跌到了每条约300元人民币。而在2013年9月,貂皮均价达到创纪录的102美元,即一件皮草外套价格约为3500美元。从那以后,貂皮价格暴跌至54美元,因为中国买家开始意识到,要售空塞满存货的庞大仓库并非易事。

错判市场

皮草市场的风吹草动自然瞒不过喜爱皮草的消费者。沈阳的张女士这两天一直在考虑买件貂皮大衣。其实去年她就在关注皮草市场,预算在两万元之内,由于价格问题一直没有出手。今年张女士惊喜地发现,沈阳市场上的皮草价格比去年便宜了不少。

在沈阳一家皮草专卖店内,和往年不同,今年皮草主打的就是促销,销售员也把优惠介绍在产品的最前面。在旺季中促销,这样的情况着实少见。

“今年皮草的价格确实比去年便宜不少,这明显能感觉到。”负责销售皮草的工作人员介绍说,去年2.5万元一件的皮草,今年的价格也就是在1.8万元;去年卖得最多的黑色貂皮大衣价格一般在1.8万元左右,而今年最好的也就1.5万元。“其中,广州货无论从款式还是质量都是最好的,一件去年卖2.5万元的貂皮大衣,今年只需1.7万元,而这都是80厘米以上的中长款”。

沈阳的情况并非个例。“去年两三万元的进口水貂大衣,今年1.8万元就能买到,而且之前很难拿到的国产稀有短貂皮草今年也有货,价格从一万多元降到了七八千元。”海宁皮革城一家皮草零售商店主告诉记者,皮革城各类皮草的价格大都有不同程度的下跌。

除此之外,一些皮草小配件,如貂毛围领,从去年的180元跌到了今年的100元。“零售皮草的价格大概下滑了30%-50%,部分品类直接售价甚至腰斩。”张全说。

业内人士表示,貂皮原料大幅降价直接拉低了消费者购买皮草类服装的成本,买皮草类服装,或许不再是“高大上”的事情了。

消费者这厢叫好,商家那厢叫苦。在电子商务平台,曾经风光一时的皮草销售商风光不再。“前几年行情好的时候,淘宝团购平台一款售价两万元的皮草,3天能销售出100多件,销售商赚得盆满钵满。”一家天猫皮草商告诉记者,今年淘宝卖家上架的皮草数量明显下降,加上电商平台的竞争激烈,利润已近谷底。与此同时,一些海宁,包括杭州本土的服装品牌直接取消了冬季在淘宝上新皮草的计划。

陈非表示,江浙一带大多数皮草企业的皮料来源地除了当地、香港外,还有东北地区,以往一张价值500元的貂毛皮料,从“水客”手中拿到货的价格在800-1000元,加工成成衣后,价格上涨100%-200%。但是现在利润开始下滑,新皮料做成的衣服价格利润压缩至20%左右。”在皮草最疯狂的时代,很多海宁服装商会砸重金从皮料商那里大批量订购皮草,出价高还不一定买得到,需要等着,所以也就有了如今囤皮草的现象。在业内人士看来,中国的皮草商错就错在误判了市场,对行业预期有些盲目乐观。

此前,西方皮草商所遭受的来自于反皮草人士的压力远远大于中国。虽然保护动物人士关于反对皮草生意的行动经历了漫长的时间,效果也不是特别明显,但不可否认的是,越来越多的西方人士停止购买皮草,其中一部分是已经拥有皮草,对皮草不再有强烈需求的人士。另一部分是爱护动物人士,尤其是年轻人。如今,在中国,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也开始拒绝皮草。反皮草联盟认为,受过较高水平教育的中国人越来越有动物保护意识,皮草在中国年轻人当中正失去吸引力。

此外,中国政府的反腐浪潮也抑制了皮草需求。政府强烈打击向官员送礼以获得政府承包合同的行为,也让包括皮草在内的奢侈品采购下滑严重。芬兰动物福利组织动物界组织的萨拉·图奥米瓦拉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皮草价格下跌最可能的原因是中国政府发起的反腐行动,这阻止了公职人员收受豪礼。

世家皮草公司一名发言人则认为,2013年中俄两国的暖冬加上价格走高使商铺库存积压,这也对今年拍卖行情产生了连锁反应。

买涨心理

按理来说,价格下降,销量应该上升才是。虽然利润不及以往,但皮草商不至于叫苦不迭,甚至退出市场。然而调查显示,情况并非如此。虽然今年貂皮大衣的价格降价幅度如此之大,但销量却未见上升,反而不及去年同期的一半。“去年一天少说也能卖到二三十件,在圣诞节前后和农历年前后,每天能卖三四十件,但今年一天只能卖七八件。”沈城一家皮草行的销售人员告诉记者,每卖出一件貂皮大衣可以有25至30元的提成。

“每年皮草销售的旺季从10月到来年2月,在这个期间,一般的销售人员能赚到四五万元,而做得好的,收入达到8万元也不是没有。干几个月就可以把一年的钱都赚来了。”上述销售人员表示,按照往年的惯例,一般一个皮草销售人员旺季的收入每月至少有1万元,但今年从目前的销售情况来看,不太乐观。皮草价格虽然下降,但提成是按照销售量来计算的,如果销量下降的话,估计旺季收入也就能达到七八千元,过万元的情况不会多见。

其他地区的皮草专卖店情况也差不多。一名皮草经营业者表示,就目前来看,销售形势并不乐观,眼下的销量比去年同期至少下降了五成。

对此,业内人士分析认为,人们买裘皮也有“买涨不买跌”的心理,不少人认为刚上市的新款裘皮就这么便宜,再等段时间商家促销可能还会有降价空间。

回归合理

自2006年以后,随着貂皮大衣的风靡,加之中国服饰类消费升级的历史性机遇,中国裘皮产业进入了持续6年以上的“上升通道”。再加上东欧、俄罗斯等市场消费一路走高,使得皮草行业越来越“疯狂”。以貂皮为例,2010年起,貂皮原料成本费一直在涨,国产貂皮的价格以每年15%的速度上涨,进口貂皮的价格以每年20%的价格在上涨。据海宁皮革城数据显示,各种市场需求促使水貂皮的价格涨幅每年均达到两位数,至2013年上半年累计涨幅超过100%。

但是此后,“疯狂的水貂”终于低下了高昂的头颅。北美裘皮协会、美国传奇毛皮拍卖行、芬兰世家皮草拍卖行、俄罗斯联合皮草拍卖行等机构传出的信息显示,与2013年的拍卖价格峰值相比,不到半年时间,水貂价格已经“腰斩”。这一切似乎来得太快,但也是必然。从市场角度来看,价格是调整供求关系最主要的手段。中国乃至世界范围内皮草产能过剩,导致了从原材料到市场终端价格走低,而市场陷入低迷行情将淘汰一部分实力较弱的养殖户和皮草企业,供求关系重新调整后,价格将逐渐回归合理水平。

此外,皮草生意背后除了暴利,还有让人无法想像的“暴力”。这种暴力和残忍是许多皮草爱好者甚至皮草卖家都没有亲眼见识过的。

每年冬季是狐狸等皮草供给动物的集中宰杀季节。西安市临潼区南王村的蓝狐养殖园已有近10年发展历史,现有养殖户几十家,蓝狐、貉子等皮草供给动物的存栏量有上万只,每年11月底到12月初,除了留下种狐外,其他全部要被宰杀。集中宰杀的那几天,养殖园区的空气里都充满了血腥气息。

艾玛是一位时尚工作者,身在纽约,开了网上代购店和自己的设计小店。曾经的她也是十分喜欢皮草。“我内心很爱皮草,觉得很漂亮,但又觉得穿皮草很残忍。实在忍不住时,我会去二手店淘一件复古皮草,新皮草我是坚决不会再买了。”她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

事实上,在纽约、伦敦,复古二手店是个非常受时尚人士欢迎的地方。在纽约曼哈顿,有着许多复古二手皮草店。艾玛告诉记者,她和一些买家与常去的复古店家都成了好朋友,经过互相沟通发现,像她这样的顾客非常多。“在纽约,许多时尚人士都不再购买新皮草,一来,复古二手皮草价格又便宜又好看,两三千元人民币就能买到一件貂皮外套,而相同面料的新外套却要上万元。此外,很多顾客也和我一样,认为购买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复古二手皮草并不违背他们现今反对滥杀动物制皮草的想法,可以让穿皮草的自己心里好过一些”。

仔细想来购买复古皮草不失为一个折中的选择,中国也可以借鉴国外经验,开一些这样的复古皮草店,喜欢皮草、拥有皮草的人们可以互相交换,至少这样的行为可以减少新的杀戳。

服装尾货批发

女装品牌折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