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速卷帘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高速卷帘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鲁政委降低融资成本要多管齐下

发布时间:2021-01-21 16:32:10 阅读: 来源:高速卷帘门厂家

鲁政委:降低融资成本要多管齐下

主持人:去年这个时候,国内银行间的拆借利率曾大幅度上升,被视为出现了所谓的钱荒。时至今日,实体经济中融资难、融资贵的现象依然比较普遍的存在,最近银监会对存贷比的计算口径进行了调整,业内人士认为,这有利于信贷的合理投放。今天首席看市将重点讨论融资成本高企的问题,那么有哪些因素会影响到融资成本,解决融资成本高的难题,还需要哪些举措,今天我们上海演播室请到的嘉宾是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首先我们来看造成融资难,高度融资成本高企,你觉得主要的原因有哪些?  鲁政委:客观地说,融资成本的高企是多种因素综合共同作用的结果。比如说货币政策的松紧、金融体系的发达程度和与实体经济的契合程度、以及我们本次将要着重讨论的“政策约束”成本问题。

给定其他的因素,如果站在银行的角度来看,其实现在的银行面临着很多的“政策约束”,这些约束导致银行在提供融资的时候,它是有成本的。比如说,按照我们的测算,目前银行融资所面临的各方面的“政策约束”成本加起来大约4.5-7.2%之间(面临的约束因素不同,约束成本也存在差异)。所以我们在想,有没有可能从政策约束的角度进行一些调整,这样会有助于融资成本下降.  比如说,法定存款准备金率有可能没有降低一点,按照我们的测算每降低0.5个百分点的法定存款准备金的水平,将可以让这个资金供给的成本可能下降0.017个百分点;与目前的再贷款相比,直接降低法定存款准备金率更加有利于融资成本俄下降。以1年期为例,如果是再贷款,那么,银行取得资金的成本是3.85%,但是如果是直接降低法定存款准备金率,银行其实就无需额外付出成本。  关于资本充足率,从银行审慎监管和银行业长期稳健发展的角度,从遵照巴塞尔协议要求的角度,还是需要的,但是,考虑到监管的逆周期要求,在经济有下行压力的时候,监管的标准可以在基本的、谨慎的底线之上,可以适当地进行调整,按照巴塞尔委员会的进度,全球银行业今年的一级资本的要求是5.5%,而不是我国上市银行目前维持10%左右的水平,如果我们把一级资本充足率下调到5.5%,总资本充足率也不是目前的10.5%或11.0%,而是按照国际的节奏仅为8.0%(国际的节奏是要求到2019年总资本充足率达到10.5%),那么,我们的资金成本也会更低一些。  还有贷存比,刚才我们的银监会也已经降低、也已经调整、优化了贷存比的指标,这样也有助于贷款成本的降低。  主持人:刚才你提到了比较多的包括存贷比,包括存款准备金率,包括很多政策的,可能进行调整的会有利于资本成本的降低,但是这里边有一个因素,不知道你考虑到没有,就是刚才提到的这几点,都是对货币政策和微刺激密切相关的,会不会影响到货币本身的调控效果?  鲁政委:我想这个问题应该从两个方面来看:第一,从眼下的经济形势来看,经济面临着下行压力,“着力降低融资成本”是我们政策的主要导向,所以在这个时候,我们系统的反思和清理一些因为时过境迁而变得不太合适的监管政策,对于支持眼下的经济发展,其实是必要的,也是和货币政策的导向一致的。  第二,如果从更长一点的时间来看,刚才讲到的这些“政策约束”都带有制度和刚性的特征,也就是它不太容易变,时过境迁有一些和现在的情况已经不那么适应了。  比如贷存比,但是它依然存在着,而且已经妨碍了货币政策的一个顺利传导。我举个例子,现在大家都希望给居民的抵押贷款能多提供一些。可是大家发现,到目前为止,居民的抵押贷款增长似乎仍然不尽如人意,为什么?有一次我们在开研讨会的时候,一位全国性商业银行主管个人贷款的副行长说了一句话,我们都恍然大悟了,他说:因为放放贷不能增加存款。这一点此前大家都没有想到。他说,因为现在银行拉存款的压力非常大,现在放抵押贷款没存款,分行没积极性,不愿意干.这是什么的影响,这就是贷存比的影响。  不仅如此,我们都知道,现在每个季末都会看到银行间的利率上升,无论资金的松紧程度如何,为什么呢?就是因为在贷存比的要求下,银行为了保证月末的贷存比能够达标,所以在月末、季末会动员一些同业资金临时在这个时点退出,在形式上转为普通的能够计算在存贷比分母中的存款。这种冲时点现象其实已经对货币政策形成了干扰,此前我们的政策部门也多次讲过,冲时点导致时点数据大幅偏离日常数据,导致公布的数据无法准确反映经济的实际运行状况。比如,因为时点存款比较多,导致M2的增速很高,但其实平常的货币增速并没有这么高,而反映实体经济融资状况的不是时点M2而是日常的M2,高估的M2可能导致对货币政策误判,造成政策执行中存在偏紧的风险。从这个意义上讲,我觉得其实对有些“政策约束”是有必要反思和梳理的。  主持人:你刚才还提到了另外一个政策,贷款进入政策这个因素,相比之下,这个体现比较多是这个有形的这个力量,如果放开的话,让银行来决定资金的去向,让市场的力发挥更大的作用,是不是更好?  鲁政委:是的,我国商业银行的市场化改革进行了已快二十年了,在这二十年里,我们的商业银行已初步建立起了市场化的风险激励约束机制,开始变成了一个真正的以利润为导向的市场化机构,同时也更加注重盈利与风险的平衡.一方面,这种机制使得真正有风险,这些银行不会去赴汤蹈火,但另一方面,只是看似有风险而实质风险可控,这些就仍然会投入。  比如,一些所谓的过剩产业,是不是就是绝对不应该贷款?我们相信,即使在一个过剩的产业里,也会有优秀的龙头企业,那么,这些企业要不要获得资金支持?而整个行业不景气的时候,往往也是他会抓住机会并购的好时机,那么,在并购的时候,对他们要不要求进行资金的支持?如果是需要的,那么,我们对一些产业的完全禁入可能就是不合适的。当然,对这样一些行业的风险,我们的政策部门可以去提示,但是不必把它变成一个硬性的禁入规定.  主持人:好的,那么实际上听鲁政委讲这个关于贷款,包括企业融资成本高的问题,也是和目前的可能是实体经济受到很大发展的限制有很大的关系,按照你的判断,在三季度货币政策会不会更加宽松一些,那么会不会对这个资金的成本有一定的抑制作用?  鲁政委:四月初国务院就开始发出“稳增长”的号召的问题,并且要求政策“着力降低融资成本”。此后,货币政策就出台了一系列的定向的和政策结构化的政策。与此同时,监管政策也开始在进行调整.我们认为,经过前期的放松,政策走到现在,可能已经到了宽松的一个平台期,也就是说在第三季度,我们很难再看政策在前期已经放松和结构调整的基础上,会有进一步放松的举措.下一阶段应该是重在落实前期的政策,力求见到效果,此后再考虑下一阶段的政策取向。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