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速卷帘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高速卷帘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喜剧综艺扎堆荧屏笑果一般 做喜剧太难?种植

发布时间:2020-04-19 15:16:30 阅读: 来源:高速卷帘门厂家

喜剧综艺扎堆荧屏笑果一般 做喜剧太难?

《中国喜剧力量》

本报记者 曾俊

辽宁卫视《中国喜剧力量》将为国内荧屏“喜剧元年”献上压轴之作,王祖蓝、吴孟达担任评委。加上东方卫视《笑傲江湖》等,喜剧综艺已经形成一周七天扎堆荧屏的“繁荣”局面。但目前竟然无一能大红特红:收视不如意,观众不觉得好笑。问题究竟在哪里?是导师太严肃,还是选手太烂,或者是模式太陈旧?业内人士的普遍反映是,做喜剧节目太难了。

惊呆: 一周七天都有喜剧节目

2014年的春天荧屏劲吹“喜剧风”,数量上完全取代了歌唱选秀类节目。湖南卫视《我们都爱笑》、东方卫视《笑傲江湖》、江西卫视《谁能逗乐喜剧明星》、湖北卫视《我为喜剧狂》等节目攻占了每周七天的晚间黄金时段。

记者获悉,尽管已经有许多节目在策划阶段就无疾而终了。不过这类节目还是数量惊人。比如黑龙江卫视将计划推出不下五档同类节目。

节目多了,草根选手、导师和喜剧演员就成了众人争抢的香饽饽。比如,英达、白凯南、曹云金等做评委身价实现了三级跳。冯小刚加盟《笑傲江湖》的酬劳达2000万元,另外,葛优将会作为特邀嘉宾出现在该节目中。

评论:

笑对人生是一种态度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曾有一份调查称从健康的目的出发,一个人每天应该笑15次,欧洲人笑得最多,中国人最少,平均只有8次,是我们的生活太苦逼,还是幽默细胞太少?而且从《百变大咖秀》一直高收视看出,喜剧节目前途大好。

不过,在新媒体时代,各种网络用语、笑话、幽默俯拾皆是,观众的笑点越来越高,越来越不一致,而且人人都是段子手,饭桌上无聊之际,谁都能拿着手机念一个笑话。因此,喜剧节目想要出彩,难度绝对大。没有了国外成熟节目可以借鉴,靠原创、扎根国内的该类型节目无异于摸石头过河,前面一片凶险。显而易见,一片混乱争夺之下,要是没有哪个节目能成功突围,最终坚守的也就只有少数几档,也不太可能做成长寿综艺。

生活百般滋味,人生需要笑对。雾霾、堵车、高房价、被逼婚的多重压力之下,我们太需要正能量了,何不放轻松笑一笑?喜剧应该承担解压的功能,但是不管节目形式如何变化,导师阵容如何顶级,喜剧却不应该是纯粹的恶搞这么简单,与其同质化,还不如再进一步细化自身定位,在博得大笑之后,如果还能引领观众体悟人生况味,此谓善莫大焉。

困惑一:限制太多?

喜剧离不开粗俗的元素,甚至有的离不开低俗的荤段子来吸引眼球,但永远只能踩着边界来做。

对于喜剧综艺节目不好看的原因,有观众指出:“我想看那种讽刺生活和社会的尺度大一点的表演,而这显然不可能在公共平台上出现,所以我就没什么兴趣了。”

负责《谁能逗乐喜剧明星》的江西卫视频道副总监徐一雳对此表示赞同:“喜剧离不开粗俗的元素,甚至有的离不开低俗的荤段子来吸引眼球,但永远只能踩着边界来做。什么样的段子能播,是必须面对的安全问题,有政治口径、小品尺度等。这些都是瓶颈。”

不仅如此,节目模式的单调也造成了限制。荧屏上清一色的是选手在台下演,导师在台上按铃表示通过或淘汰,不少观众投诉极其乏味。《我们都爱笑》请明星进行情景喜剧演绎,但以整蛊、恶搞明星取乐,这种方式也被不少观众投诉过。

限制也来自于最流行的导师制。一些选手在第一轮比赛中大放异彩,但被导师培训之后忽然就变得没那么好笑了。虽然《笑傲江湖》未复制这种方法,坚持自有原创,但这让节目操作难度大了许多:“但凡节目呈现中有一些套路话什么的,在他们眼里都很难过关。宋丹丹不允许选手用煽情的故事逼她就范,冯小刚不喜欢看到选手太多技巧上的表演。”

困惑二:好选手好段子太少?

喜剧的要求太高了,节目的包袱都是一次性的,要在短期内第二次演非常难。

有业内人士透露,虽然歌唱类节目也闹选手荒,但是喜剧节目的选手在第一轮就很难找。冯小刚表示,喜剧的要求太高了,“谁都能哼两句歌,但做喜剧需要天赋,我们的天赋选手并不多。”

“掘地三尺挖选手”就成了节目组的重中之重。《笑傲江湖》派出了十几个团队在全国用了九个月时间才找出了100多个来自各行各业的非专业选手。其他节目则青睐有经验的专业选手,他们选择在剧团、相声社、夜场、酒吧等地寻找,比如《中国喜星星》就依靠开心麻花团队专门找选手。

但反馈回来的结果仍然是“好选手太少”,表现在舞台上就是真正令人捧腹的节目太少。《笑傲江湖》首期虽然通过率高,但是除了“兜售”三个“赵本山”的陈丹丹和两个6岁半的“小搭档”外,其他都是掌声寥寥,特别是一个残障人的哑剧表演,网友表示这完全就是没有新意的模仿,甚至这些选手都被爆出是参加过多档选秀的“回锅肉”。

有节目负责人向记者反映,段子匮乏不是某个喜剧节目的问题,而是当下面临的共同问题。“好段子确实太少,每年从春晚的语言类节目中就可以反推出这个结论。而寻找到更多的原创精品,也是节目要做的事情。”

困惑三:导师水平参差不齐?

尽管导师被哄抢,不过其中部分评委的水平也为人所诟病。

《谁能逗乐喜剧明星》直接采取现金奖励通关选手的模式,有观众表示评委的点评也仅仅停留在“是否好笑”的层面上,牛群被指“笑点太低”。刚结束的《超级笑星》中,蔡明、王晶、大兵等经常在节目中起内讧,使得焦点转到了他们身上,但争论依然比较肤浅,缺乏一定的喜剧深度。

冯小刚首期节目的表现获赞。他能将喜剧引向深入,能看到选手背后的喜怒哀乐,点评简单、犀利,自己左右为难时还能把决定权交给现场观众。虽然宋丹丹该笑就笑该哭就哭,表达真诚明确,但底线明确,在才艺的要求上很有标准和原则。目前来看,《笑傲江湖》的评委级别最高,彼此之间的默契度最好。

种植季节

私房美女

性奴小说

肉狗如何养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