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速卷帘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高速卷帘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中石油中石化垄断天然气市场政府置之不理遭质疑搜了

发布时间:2019-09-20 17:48:13 阅读: 来源:高速卷帘门厂家

中石油中石化垄断天然气市场 政府置之不理遭质疑

天然气下游纷争

中石油集生产、运输、分销于一体的经营模式,中国天然气价格体系的扭曲,导致天然气下游市场纷争不断,非通盘改革不足以平息

中国城市燃气行业,今年呈现出前所未有的躁动。

作为天然气产业的下游,该行业早已是红海市场。自2004年政府推行国际通行的《市政公用事业(1594.126,30.53,1.95%)特许经营管理办法》后,超过千家的城市燃气运营商已将该市场基本瓜分完毕。

激烈角逐中,该行业也涌现出数家跨区域的佼佼者,如香港中华煤气、中国燃气、新奥能源、华润燃气等,占据了城市燃气特许经营的多数市场。

2007年前后,该市场格局已定。诸企业的战略重心,已转向在领地精耕细作,进一步提高渗透率。

这样一片成熟的市场,2008年突现行业鲶鱼——中石油昆仑燃气公司横空出世,借助母公司的上游优势,强势挤入下游,“以资源换市场”,抢夺特许经营权,发展大客户直供,导致下游乱象丛生。本刊所报道的南京案例,只是其中一例。

去年12月,国家宣布两广进行天然气价改试点之际,中国燃气行业最大的并购案启动。中石化和新奥能源欲恶意收购中国燃气,此并购案绵延近一年,以新奥出局、中石化和中国燃气宣布合作合资结束。

中石化成为这场无疾而终并购案的最大赢家。掌握153个城市管道燃气项目,覆盖1.8亿人口,拥有近700万住宅用户、4万多工商业用户的中国燃气,将成为中石化上游产品强大的分销商。

中石油、中石化的商业逻辑清晰可见:中国正处于天然气市场的爆发期,新一轮城镇化正在启航,天然气国内外接轨带来的涨价预期,使得这片早已是红海的市场又现蓝海。

但这种明显强化垄断的行为,却并未得到有效监管。中国反垄断执法的“双重标准”,使得央企的垄断经营行为得不到纠偏,政府的一些行政垄断行为还得到强化。

这让出家人释永信都看不下去。2012年“两会”上,其作为人大代表,提交了《关于加强城市管道燃气行业管理、规范市场竞争的建议》议案。

城市燃气经营绝非小事。城市人口密集、管网庞杂、安全生产和普遍服务要求很高,上游巨头未必有如此的经验和准备。

目前,天然气价改进展不快,已使得下游城市燃气商步履维艰;来自上游的不公平竞争,更使其雪上加霜,近十年的行业改革成果,或将前功尽弃。

——编者

一场长达三年的供气权纠纷,终于在2012年的初冬达成了和解。南京市的燃气主管部门,可以暂时松口气了。

这是一场原本不该发生的较量。

原告方南京中燃城市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南京中燃),系南京市江北地区管道燃气特许经营权获得者,指控被告方南京星桐中石油昆仑燃气有限公司(下称南京星桐)私自向该区域内两家大型企业用户供气,侵害其特许经营权。

7月,南京市中级法院不公开地审理了此案,但并未作出一审判决。与此同时,在法庭之外,政企之间的行政调解也在进行。11月,原告南京中燃决定撤诉。《财经》记者获悉,双方进行了妥协,各获得一家企业的供气权。

这是一笔价值30亿元的大单。两家大型工业用户,位于南京市江北区的化学工业园,在南京中燃的特许经营权区域之内。在过去的三年中,市政府相关部门曾多次下文,明确南京中燃依法享有上述两企业的供气权。但这没能阻止南京星桐的大股东——中石油昆仑燃气有限公司(下称昆仑燃气)的扩张步伐,后者仍在化工园内完成了部分管道工程。

据官方说法,昆仑燃气在南京市场的“违规干扰市场秩序行为”发生多起,相关举报不断,为此,主管部门甚至停止审批昆仑燃气私建天然气设施补办手续的申请。但这并未能阻挡后者扩张的态势。

昆仑燃气强硬姿态的背后,是其特殊的身份。天然气产业分为上游开采、中游管输与下游配气三个环节,以中石油为代表的巨型国企支配着上中游市场,而昆仑燃气则以中石油三级子公司的身份,手握气源优势驰骋于下游市场。

依靠“资源换市场”战略,昆仑燃气自2008年成立以来迅速布局,拿下了全国100多个城市的管道燃气特许经营权。这其中既包括开垦“处女地”,也不乏巧取豪夺原特许经营商的“领地”。

虽然近年来昆仑燃气扩张步伐放慢,但中石油向大工业用户直接供气的策略更是让各城市燃气商如芒在背。这些用户既是城市燃气商的利润之源,也是它们赖以补贴数量巨大的居民用户的基础。中国与成熟市场经济国家不同,天然气价格机制迄今未能理顺,本该价格更高的民用气价,却大大低于工业用气。

在此背景下,南京案例不过是新的一笔。

而造成这种局面的两大病因:上游生产商纵向一体化与天然气价格机制不顺,只能有赖于一场通盘考虑的系统化改革来化解,对此业界正翘首以盼。

30亿元大单

以长江为界,南京曾一度被分为两个部分:江南地区的城区与江北地区的郊县。2005年,南京市提出跨江发展,面积约为2400平方公里的江北地区迎来了城市化进程。

江北地区原无燃气管道,2005年原市政公用局面向全国公开招标江北地区的特许经营权。港华燃气、新奥燃气、中国燃气、华润燃气等多家公司投标,最终由中国燃气获得江北地区30年管道燃气特许经营权。此后,中国燃气成立了全资子公司南京中燃,负责运营江北业务。

在中标当年,中国燃气即开工建设并实现通气。南京中燃提供的数据显示,从2005年至今,南京中燃累计投资4.5亿元,建成一座接收门站、三座高中压调压站,以及600余公里管网,用户超过20万户。

化工园此前由港华燃气有限公司负责供气,在南京中燃获得特许权后予以注销。接近南京中燃的人士透露,被注销公司系化工园区与港华燃气的合资公司,化工园握有17%股份。

在此背景下,化工园区方面向南京中燃提出参股17%的要求,被后者婉拒;前者复要求南京中燃以特价供气,再由其转供给园区企业,同样遭拒。

据市住建委的说法,实施特许经营以来,化工园方面以南京中燃无法保证园区企业用气需求、供气价格过高、影响招商引资为由,一直有意引入其他供气方,以限制后者在化工园铺设管道,造成矛盾不断。

此案矛盾的焦点始于2009年9月,蓝星安迪苏南京有限公司(下称蓝星安迪苏)与江苏金桐化学工业有限公司(下称江苏金桐),各自携带大型化工项目落户位于江北地区的化工园。

据项目可研报告,如果两企业的需求量达到每年1.6亿立方米,按照江苏省门站价与江北区工商业气销售价格的差额保守估计,每年的销售毛利将达1亿多元,若以剩余23年特许经营权计,对上述企业的销售总利润约为30亿元。

巨大的利润诱惑下,昆仑燃气与南京中燃的争夺战就此开始。在市政府组织的协调会上,南京星桐方面的代表朱伟称,中石油和昆仑燃气对于南京中燃在江北地区的特许经营权知情,但“碍于面子,化工园区找了中石油三次”,昆仑燃气与三家企业成立合资公司。

2009年10月和11月,化工园和两家企业以南京中燃无法保障气源为由,要求自寻气源,与中石油直接协调争取气源计划量和价格优惠政策。此后,化工园在未征求主管部门意见的情况下,与昆仑燃气签订供气协议。

南京市发改委会同原市政公用局(后并入市住建委,改称市政公用处)在调研后回复,管道天然气属自然垄断行业,统一经营有利于安全保供和调峰调度。在南京中燃承诺保证两企业用气的前提下,按照特许经营权赋予的权利应由其负责供气。南京中燃则表示,愿以最优惠价格向两家企业供气,如不能满足供应愿支付巨额违约金。

但两家企业后再次向市政府致信,要求解决供应问题。2011年3月,南京市监察局、市发改委、市住建委会同化工园管委会专题协调,商定由化工园搭建交流平台,南京中燃与两企业沟通,商谈用气量及价格优惠政策。

化工园管委会后再次向市政府上交报告,以与中石油签署直供协议能保证气源和拿到更低气价为由,建议市政府同意采取重大项目“一事一议”方式,允许企业参照“扬子石化-巴斯夫”的直供模式,自行选择供应商。

经过南京市住建委调查认定,化工园的报告与现实情况“严重不符”,昆仑燃气与南京中燃拿到的气价相同,作为昆仑燃气参股的合资公司,南京星桐不可能拿到比其母公司更低的气价。

“扬子石化-巴斯夫”模式系用气单位直接与中石油西气东输管道销售公司(下称中石油管道公司)签订供气协议,但南京星桐是由中石油三级子公司昆仑燃气与民企成立的合资公司,与南京中燃均为西气东输的用户,仍是准备采取转供方式向两企业供气,并非由中石油直供。

此外,经市住建委了解,南京中燃无法保证用气需求的说法也并不成立。南京中燃已协调的气量为每年1.8亿立方米,但江北地区当时用气总量仅为3000万立方米,余量足以保障两企业未来几年用气。同时,中石油管道公司曾多次向南京中燃承诺,气源“有需求即可增量”。

博弈和妥协

南京市政府的协调并未收到效果。2011年4月,昆仑燃气参股的南京星桐仍于化工园区工商局注册成立,该公司注册资本2000万元,股权结构为:昆仑燃气45%,北京紫源能源投资有限公司、江苏中兴天然气管道有限公司分别持有25%,荆州市太普石化有限公司5%。

对此,南京市住建委紧急请示,“提请市政府责令化工园尽速整改,立即停止对星桐公司违法经营燃气行为的支持与纵容。”

2012年3月,南京星桐在未办理任何行政审批手续的情况下,在南京中燃位于化工园留佐村的江北门站不足100米处强行施工,双方一度发生现场冲突。工商资料显示,南京星桐的经营项目中,并不包含“管道燃气经营”与“燃气管道建设”。

“南京中燃当时请我们查处,但因为对方当时并未通气,因此不在我们的管辖范围内。”南京市住建委燃气管理处稽查科科长朱意富回应《财经》记者,稽查科只能查处无证供气企业,至于无证经营、工程未报批、未办土地手续等问题,按权限应由工商、市政工程、国土等主管部门管理。

南京中燃职工因此赴市政府集体上访。市住建委针对南京星桐违法施工问题再次向市政府递交紧急请示,建议按照属地维稳原则,责成化工园管委会牵头制止施工,并由市相关部门依据各自职责查处其违法行为。

南京市政府副秘书长赵晶夫批示,有关经营权及范围问题,原市政公用局都有明确的意见;有关在接收门站旁建设其他燃气设施问题请市安监局查核。此后,市住建委对星桐公司下达停工整改通知书,国土部门也对其中的违规用地进行查处。

压力之下,该工程于4月10日暂停。南京星桐随后辩称,其向两家企业提供的天然气系作为生产原料使用,不在城镇燃气特许经营范围内——据2010年10月出台的《城镇燃气管理条例》,燃气作为工业生产原料使用,不适用于本条例。

基于这个理由,南京星桐于6月初再次施工。但两个项目的可行性研究报告并不完全支持这一结论——蓝星安迪苏项目67%的天然气用于生产原料,其余为燃料,而江苏金桐的生产原料为轻蜡与苯,全部燃料都使用天然气。据此,市住建委于7月再次叫停南京星桐的施工。

南京市住建委市政公用处办公室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财经》记者,7月底,市政府召开了协调会,双方已达成协议,蓝星安迪苏由南京星桐供气,江苏金桐则交给南京中燃。但司法程序直至南京中燃于11月撤诉方才中止。

中石油中石化一季度净利双双大降超八成汽车窗帘

水稻倒伏原因及防治鸡骨柴

商洛地区日光温室葡萄x2B白芨立体栽培模式0洋金花